“星光耀香港”2018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8年8月4日-9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8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8年8月7日—11日 历经38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8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8年7月16日—21日 日本·东京
  • 活动 >  语言测评 >  查看内容
    • 法国汉学家白乐桑:汉语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
        2018-11-16 17:00   291

        在日前于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语言文化论坛上,白乐桑引用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我的语言所及之界便是我眼界所达之境”来阐述自己对语言的理解。图为白乐桑现场发言。北京语言大学供图

        1973年5月,就读于法国巴黎第八大学中文系的法国青年白乐桑即将本科毕业,却打算“放弃中文”,因为“中文专业在法国很难找到工作”。就在这时,白乐桑收到了一条改变他人生轨迹的消息——可以到法国外交部领取赴中国进修的申请表。填表几个星期后,他收到通知,成为赴中国进修的30名学生之一。

        同年11月,23岁的白乐桑抵达中国,进入北京语言学院(后更名为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飞机降落前几秒钟,我终于通过舷窗向中国瞥去第一眼……”这也是白乐桑第一次见到中国。

        时隔45年,已是欧洲汉语教学协会会长、著名汉学家的白乐桑正在北京连续参加几场学术会议。“到现在,我到过中国几百次了。”白乐桑说。

        从“你在开玩笑吧”到“当然了”

        白乐桑和汉语的缘分始于1969年。家中五兄妹,只有排行老二的白乐桑选择学汉语。家人开始对他学汉语不以为然,后来发现他竟坚持学了下来,“没有反对,只是有点担心找不到工作”。但周围的朋友听说他在学汉语的第一反应是“你在开玩笑吧?难以想象”。确认他果真在学,感到好奇。“我写汉字给他们看,也想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白乐桑说。

        “那时候,感觉到中国就像去月球一样,学中文就像在学月球语言一样。”白乐桑用一个比喻来描述当时学中文的情形。

        如今在法国,朋友听到他的工作跟中文有关,会说“当然了”。更大的改变是在法国民众的心中,汉语被家长看做可以为孩子选择的语言之一。“之前,我们会说汉语是走向汉学的一把金钥匙,现在汉语的地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有着天壤之别。”白乐桑说。

        数据显示,2016年法国有150余所大学、700多所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其中,约5.2万名中小学生在学汉语,是2004年的好多倍。

        多年后,白乐桑回头看自己当年学汉语的选择,认为跟个人特征有关——喜欢挑战、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我当时虽然没有学习目标,但有内在动因——希望学远距离语言和了解远距离文化。”

        不赞同用“热”来描述汉语

        提到如今汉语在全球的发展,常有人问白乐桑:“您怎么看待‘汉语热’?”白乐桑很认真地反驳:“我不太喜欢用‘热’来描述汉语,我觉得说汉语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更为恰当。”

        在他看来,“热”对应的是“凉”。“在我眼中,汉语从没有‘凉’过,法国的汉语教育历史悠久。如今在法国,汉语更是和英语、西班牙语并列的第二外语之一。虽然学习汉语的人数规模还比不上学习英语和西班牙语的,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法国学汉语的人数增长最快,而且已经延续了20多年,尤其是从2000年开始,学习人数的增长像起飞一样。”白乐桑说。

        白乐桑曾将镜头对准巴黎某座火车站,照片中,这座火车站的中国游客并不多。但铁路公司的广告用三种语言标示,其中就有汉语。“这是为中国游客看的吗?并不能这么说,因为中国游客不多。由此,也可见汉语在法国的发展。”

        在白乐桑看来,“在某些地区,汉语已经获得了别的语言没有的地位”。虽然在学界目前对什么是“国际性语言”还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我们可以说,在有些地区,汉语已经成为国际性语言;在有些地区,汉语正在成为国际性语言。”

        提到汉语有如今的地位,中国的发展是首要背景。白乐桑补充道:“全球化背景下的人口流动也为汉语的发展提供了助力。在我刚到北京读书时,每周往返巴黎和北京间的航班非常少。如今,每天往返北京和巴黎之间的航班已非常多。这么快的人口流动,对语言发展的影响是很大的。”

        语言不只是交流工具

        白乐桑和汉语的缘分被他称为“语言的奇妙所在”,“到中国我没感觉是在出国,到一些欧洲国家反倒感觉是在出国”。

        在学汉语的过程中,白乐桑学过文言文、诗歌、中国哲学等。他既喜欢中国的古典作品和唐诗宋词,也喜欢老舍、鲁迅等作家的作品,还喜欢老庄。“尤其是鲁迅的作品,我曾经系统地研究和翻译过。当时我教学生《孔乙己》片段,到现在有的学生还会背:‘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白乐桑还曾尝试将成语词典译成法文,因为“成语用非常浓缩的形式来表达一定的意义,这深深地吸引了我”。

        这些和汉语联系紧密的中华文化,都给白乐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语言和文化是一种特殊而微妙的关系。如果你学习一门外语达到一定水平,会改变你自己。”

        在日前于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语言文化论坛上,白乐桑引用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我的语言所及之界便是我眼界所达之境”来阐述自己对语言的理解。

        他认为,语言的产生、存在和发展都与特定的自然环境、文化环境、民族社会等密不可分。

        “语言不只是交流工具。”采访结束,白乐桑又向记者强调道。(赵晓霞)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到: 
      (责任编辑:茸荣

    最新评论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05073814号 )

    GMT+8, 2018-12-13 10:39 , Processed in 0.049837 second(s), 15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