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耀香港”2018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 “新马·吸引”第二十三届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8年2月22日—27日  新加坡•马来西亚
  • "星光耀香港" 2018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8年2月22日-26日 历经38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一带一路”中新国际青少年合唱节

    2018年2月22日-27日 新加坡艺术学院音乐厅
  • 艺术教育 >  舞蹈 >  查看内容
    • 许锐:创意结构是舞台艺术的核心
      来自: 中舞网   原作者: 一个跳舞的人   2018-1-4 15:48   189

        原标题:许锐:现代舞要有感觉

        他是北京舞蹈学院第一拨儿普通高中入学的考生,也是第一拨儿该校的研究生。作为舞蹈研究者,他也是舞蹈创作的实践者,他的《红高粱》《徽班》《骑楼晚风》为他带来文华奖和国家舞台精品工程与五个一工程奖等荣誉。他是教书育人的园丁,也是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他就是舞台创意与编剧、舞蹈学教授许锐。日前,许锐接受了信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聊自己舞蹈创作的独到心得。

        许锐

        创意结构是舞台艺术的核心

        由许锐担纲总导演,阿库让·汉、高成明、娄梦涵三位中外舞蹈名家担任编导,青年舞蹈家华宵一领衔演出的舞蹈剧场《一刻》日前在保利剧院上演。《一刻》像是一次“拼图式”创作,而北京舞台上少见的“舞蹈剧场”则是主创们碰撞灵感的一次艺术探索。“这个舞蹈的创作是背对背的,三位编导各自进行创作,最终由我将三段舞蹈整合在一起。在结构过程中,要保持三个作品的独立性。于是,我在他们各自的作品中找我想要的东西,把它放大或者作为线索来表达我想要的“一刻即一生”这样一个生命的主题。”许锐说,他的创作是以舞台创意和结构为主,这是舞台艺术最核心的工作之一,如今越来越重要,“舞蹈艺术不需要语言,它的表达可以说绝大部分靠视觉创意与结构,而不仅仅在于动作技术本身。就像设计一座建筑,首先得把整体造型、结构弄清楚,再去决定细节的装饰装修如何布置。”许锐表示,不能说创意和技术哪个更重要,而是舞蹈创作一定是结构和创意先行,技术做支撑。“现如今的舞台艺术有越来越多的跨界和融合,并不是舞剧就不能说话,话剧就不能跳舞,这种限制越来越模糊了,今天创意几乎都是在跨界和边缘中产生的。开辟一个全新的领域很难,舞蹈剧场就是以舞蹈为核心集合了音乐、戏剧、装置、影像等多种元素的舞台艺术。”

        《一刻》剧照

        用舞蹈艺术为当代代言

        “上世纪九十年代,北京的舞台是芭蕾的天下,其中百分之九十全是《天鹅湖》。今天的北京堪称百花齐放,尽管现当代舞还不是那么流行,但起码我们看到舞蹈艺术的多样化。它对人们审美的影响、对于艺术创新创造的推动,势不可挡。”许锐表示,创新的冲动是永恒的,是不分时代的。艺术家为什么要去创新,是因为原先的东西满足不了他了,他想要突破自己。就像唐诗,你写的再好写得过李白吗?今天到底要表达什么?当代舞蹈创作绝不是不要传统,传统是根、是埋在土里的,我们如何在传统中生长出自我,这是极其重要的,“这种冲动无论是在演员还是创作者心里都有,关键是如何找到一种方式和途径,来让自己生长出来。长出来的自己不一定完美,但一定要有个性。多年以后,我们不一定成为大师,我们的作品不一定成为经典,但至少我们尝试了用舞蹈艺术为这个时代代言。”舞蹈剧场《一刻》的演员华宵一以及三位编导都有着传统舞蹈的背景和影子,在这部戏的舞蹈编排中揉入了东方古典气质与西方现代色彩,使得古典与现代水乳交融,是一部融汇了不同民族文化背景的创意之作。许锐说,当时他的几个外国朋友都被感动了。西班牙马德里艺术节艺术总监阿依达表示,作为一个艺术节的艺术总监,能让自己为之心动甚至震撼到她的作品不易,她以一个西方人的眼光看到了中国式的表达,这个是很重要的。

        现代舞创作不能装

        现代舞看不懂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创作者有时候完全不顾观众感受过于自我的表达往往会令人敬而远之,舞蹈动作艰涩难懂情绪拧巴扭曲纠结令人不知所云。但是,北京的舞台上也有“敬而近之”的作品,比如说林怀民的云门舞集、荷兰舞蹈剧场、玛莎·葛兰姆现代舞团等等,他们的作品有可能同样看不懂,但是有着普通人的审美需求进行情感沟通,至少有为之心动的感觉。“太对了,看现代舞就是要有感觉。前些年的现代舞创作,多多少少有些怪圈,观众想看懂,但他并不知道想懂什么?总是想看到故事或者明白的东西,他们觉得这就是看懂了。而有些现代舞创作者有点装,就是故意让人看不懂。一边是拼了命的想看懂,另一边却是故意让你看不懂。那么,这个通道在哪儿?就是要有感觉,这种感觉不一定能够解释明白但是心领神会,其实这种感觉也是一种懂。”许锐说,作为舞蹈创作者要尽量触动观者,让他们有感觉,而不是故弄玄虚,自我沉浸。在艺术领域真诚的态度是一个底线,但并非真诚就可以打动别人,有些人创作态度很真诚,却缺乏必要的修养,“这种修养并不仅仅是在于艺术本身,而是对人生对生命的认识,这种修养是一个创作者绕不过去的。一句话,要想让观众有感觉,创作者本人必须对生活有感觉才行。”

        舞蹈创作必须要有生命体验

        2008年,许锐推出了自己处女作舞剧《骑楼晚风》。从此一发不可收,至今已经相继以编剧或者导演身份创作了《徽班》《红高粱》《戈壁青春》《诺玛阿美》《赵氏孤儿》6部大型舞剧,此外还有音乐剧《舞678》和舞蹈剧场《一刻》。其中,也因为《红高粱》《徽班》《骑楼晚风》三部戏荣获两届文华奖以及国家舞台精品工程与五个一工程奖。从一名舞蹈研究者,跨界成为舞蹈创作的实践者,许锐像着了迷一样一发不可收。同时,喜欢舞台创意的他对音乐剧也开始上瘾了,目前他的另一部现实题材的音乐剧正在创作之中。戏剧创作如何打动人心?许锐认为,一定要找到与这个时代的人的情感能够互通的东西,这种情感具有时代特点但不受时空局限,最重要的就是接地气,哪怕是古典题材的故事也要有当代的情感表达。“这是一种生命的体验,每个年代都有各自的生命体验,尽管年代不同但是生命体验一定有着相通的共性,就好像爱情是永恒的一样。”许锐称,不管是讲好中国故事还是向世界呈现中国面孔,都不是模式化的东西或者一个面具,一定是最丰富的色彩、最鲜活的中国人的故事和最生动的表情,就好像认识一个人他能不能打动你,在于他是否真实、他说的话能否进入你的内心。真正的中国面孔是由所有的中国人组成的,与其讲别人的故事不如讲自己的真实故事,“作为创作者必须把自己放进去,这样才是接地气才是鲜活的。”

        霹雳少年进了舞蹈学院

        1992年,北京舞蹈学院第一次招收普通高中的毕业生,他是其中之一。“我和那个年代很多年轻人一样跳霹雳舞,当时很流行,就连孙红雷、崔健、陶金也都是爱好者。一个喜欢霹雳舞的普通中学的高中生,莫名其妙的考进了舞蹈学院。以前,舞蹈学院一般只招收艺术中专的学生,而那一年破天荒的从普通高中招收舞蹈历史与理论专业。”许锐回忆,在他们这一届之前从来没有高中生进入舞蹈学院的。当时艺术类高考成绩不算数学分。于是,不喜欢数学的他报考了这所舞蹈专业的最高学府,“我当时的高考成绩过了四川省的重点线。我的第一志愿是四川大学新闻系。但是由于舞蹈学院是提前录取,我的档案被调走了。来北京之后,我发现我的成绩是全校第一名。”当时,这拨儿高中生不仅学习理论还要练功,古典、民间、芭蕾样样不能少。毕业后,许锐留校分配在学校外事办公室。那三年,因为工作之便,他近距离接触到了很多来校的舞蹈大师和专家,大大的开阔了眼界。之后,许锐成为北京舞蹈学院的第一批研究生,后来又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成为舞蹈大家资华筠先生的博士生。如今,许锐已经是北舞的副院长。繁琐的行政事务之余,他还有精力进行创作吗?“你的思维是转换的,对于你保持活力是有好处的。从事行政事务也是一种生活工作的跨界体验。”

      分享到: 
      (责任编辑:彦青

    最新评论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05073814号 )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昆泰律师事务所

    GMT+8, 2018-1-19 11:51 , Processed in 1.045206 second(s), 15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