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耀香港”2018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 第六届“欢动北京”国际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周

    2017年8月,在北京拥抱世界,开幕式在BTV剧场,闭幕式在鸟巢。
  • “新马·吸引”第二十二届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7年8月4日—9日  新加坡•马来西亚
  • 相约印象杭州 第八届中国魅力校园合唱节

    2017年7月15日—19日 中国·杭州
  • 综艺娱乐 >  影视 >  查看内容
    • 从《老炮儿》谈江湖文化
      来自: 微信公众账号时拾史事   2016-1-5 15:37   5808

        原标题:从《老炮儿》谈到江湖文化的衍生

        在2015年即将过去的时候,电影《老炮儿》给了我一个莫大的惊喜,这是我个人今年最喜欢的一部国产电影。冯导凭着这部电影里的精彩演技拿了金马奖影帝,绝对是配得上的。这也是一部令人反思的电影,像六爷这样带有强烈江湖道义气息的人受人敬佩,但在当下这个不太讲道义的权本位的社会,更多的是添加了一抹悲情色彩。影片中“六爷”的作派像是早年间旧上海滩的杜月笙,但在当下的社会他更像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坚守骑士精神的唐吉柯德。

        “六爷”所信奉的是“盗亦有道”的江湖规矩,重情义,讲信用,而当这一套规则遇上当今以权钱为运行机制的社会时这一套明显吃不开了。影片中六爷的生活场景被设定在一条老胡同里,而这条胡同在笔者看来是对熟人社会和人情关系的一种隐喻,不得不说“六爷”性格的形成多少受到他成长环境的影响。在熟人社会中抬头不见低头见,人们办事说话都讲究留情面,即使是“六爷”这样的一位“老炮儿”也很明白“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这种讲人情的性格特点,和当今浓郁的功利气息社会中人们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明显的就是影片中六爷的儿子小波被人绑走,而由张一山扮演的小波的朋友还没事人一样地打电玩。而面对“六爷”的质问时影片中的张一山回答:“其实吧,我跟小波也没有交得那么深,我也不太愿意扛这个‘雷’。”

        当信奉江湖规矩和信奉权利金钱的两个时代的人戏剧化地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火花就此产生。所谓时势造英雄,“六爷”年轻的时候固然牛逼过,所以他总给人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感觉。“六爷”的迷茫当然有因为他老了的关系,他有心脏病,他搞不动女人了。但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意识到时代在变,他那一套东西,出了他生活的胡同那一亩三分地,已经罩不住了。在他举着武士刀在冰面上“殉道”之前,他终于还是醒悟了,他向这个时代低头了,一直顽固的坚持不报警“江湖事江湖了”的他,最终还是向中纪委写了举报信。

        不好意思,其实呢我不是要写一篇影评,说了那么多固然有我个人喜欢这部电影的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为了抛砖引玉,虽然这板砖抛地弧线有点远。我主要是想借此来引出一个话头,那就是江湖社会是如何衍生的?以及像电影表现的那样,江湖文化又是如何逐渐退出当今社会的舞台的?

        “江湖”一词出自《庄子.太宗师篇》:“泉涸,鱼双与处于陆。相掬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如果把“江”和“湖”单独拿出来,它可以指狭义上的长江和洞庭湖。(古人所说的“江”和“湖”特指长江和洞庭湖,而“河”则特指黄河,比如古人所说的“河北”其实是指黄河以北,而不是我们现在所认为的河北省。)如果把它们放在一起也可泛指“三江五湖”,而《庄子.太宗师篇》中这句话的原文意思是:“泉水干涸后,两条鱼未及时离开,受困于陆地的小洼,两条鱼动弹不得,互相以口沫滋润对方,使对方保持湿润。此时此境,却不如各自在江河湖水里自由自在”。由此可见,这里的“江湖”指的就是地理意义上的“江湖”。

        在《辞海》中对“江湖”一词的含义细分为两个方面,①旧时指隐士的居处。如:《南史·隐逸传上》:“或遁迹 江湖之上。”②泛指四方各地。如:“走江湖”其意与“走四方”同。杜牧在《遣怀》一诗中所写:“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名。”诗中的“江湖”就是泛指四方各地。而当下人们提起“江湖”一般指的都是第二层含义。范仲淹的名句:“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其中的“庙堂”和“江湖”各自所代表的,就是中国传统社会中显性的一面与隐性的一面。所谓“江湖”的本质是偏离主流社会中心,被主流文化边缘化的非主流文化社会。正如曲彦斌先生在《论中国江湖文化》中所说,无论哪个民族或国家,或者实行的是何种社会制度,都存在着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相伴依存的现象。而且,古往今来,在各种非主流文化层面中,几乎都存在着同主流社会相谬的社会群体所具有的潜性文化链结。在中国,这种潜性文化链结,我们称之为‘江湖文化’。

        从字面上来看“江湖”一词给人一种流通的动态感受,而这种感觉和“江湖中人”的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生活状态达成了一种潜在的暗合。

        最早的江湖现象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其原因是当时的社会急剧变革和动荡不安,新旧制度正处于一种过渡的状态。传统的宗族组织形态和礼教制度受到强烈的冲击,在这样一个被孔子认为是礼崩乐坏的时代,“江湖现象”开始萌芽。然而此时的江湖,不论是侠客还是鸡鸣狗盗之辈还只是以个人为单位,并未形成组织化的江湖团体和江湖社会,所以只能称之为“江湖现象”。出现于东汉末年的“五斗米道”和“太平道”,被学者认为是最早的江湖团体。(小编注:这两个教团组织的形成也是道教形成的标志,采取政教合一的组织方式。)

        江湖社会的发展轨迹基本上于主流社会的发展轨迹处于一个双轨同步的状态,当社会处于动荡期的时候,老百姓被迫背井离乡,个体为了生存便集中到一块,把单薄的个体力量组织起来,寻求团体力量的保护。

        中国传统的主流社会是以儒家思想——“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伦理为维系纽带,而江湖社会的维系纽带则是江湖道义。作为社会的边缘人,他们不得不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来谋生。其组织模式表现为模拟血缘关系,比如异姓结拜等等。传统的中国文化中认为天圆地方,中国人的宇宙观中认为“天下”就是一个半球体扣在一个正方形上,用几何图像脑补一下这个画面,就会知道这样就会有四个地方是空出来的,而这四个空出来的地方就叫“四海”。“四海之内皆兄弟”这句话表达的逻辑背后就是模拟化血缘关系的意思。

        随着皇权社会的发展,中央集权化日益严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江湖社会也随之逐渐式微。而当社会矛盾开始突显的时候,江湖文化又逐渐抬头。皇权社会对人们生活和思想的控制逐步加深,人们内心的反抗心理得不到排泄的时候就会想象出一个美化过后的江湖社会。中国人有着根深蒂固的侠客情结,在集权化社会,人们对统治阶层感到失望时,只能意淫出一位肝胆相照,扶危济贫的侠客。而对于统治阶层来说,“侠以武犯禁”,将侠文化与法律文明放到了对立的位置上,于是人们只得把这种侠客情怀放入武侠小说之中。

      分享到: 
      (责任编辑:陈坡

    最新评论

    搜索
    可来赛宁波市恒兴玩具有限公司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校园文化专项基金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05073814号 )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昆泰律师事务所

    GMT+8, 2017-10-23 10:17 , Processed in 1.045207 second(s), 15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