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综艺娱乐 >  演出 >  查看内容
    • 好的舞蹈编导其实是懂得写诗的人
      来自: 中舞网   2015-7-27 15:53   10561

      “好的舞蹈编导其实是懂得写诗的人”

      ——彼得•匡兹与《丹顶鹤》

        舞剧《丹顶鹤》以上世纪80年代发生在盐城的,养鹤姑娘徐秀娟为寻找走失的丹顶鹤溺水牺牲的真人真事改编,以艺术的手法描写了人与鹤、人与自然的相谐互爱,该剧自2014年首演以来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更被授予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成为继《阿炳》《红河谷》《绣娘》之后,无锡歌舞剧院第4部获此殊荣的优秀剧目。目前无锡歌舞剧院力邀加拿大著名编导Peter Quanz推出国际版,将于今年9月10日在无锡迎来世界首演。

        是什么吸引了一个外国编导不顾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支身一人,飞越万水千山来到中国?

        这名外国编导又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得到无锡歌舞剧刘院长的信任,将自己的镇团之宝交由他改编?

        Peter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手法,在不失中国神韵的基础上,为这部土生土长的民族舞剧注入国际化元素?

        带着这些疑问,中舞网带您走近彼得·匡兹和他的国际版《丹顶鹤》,感受一个外籍编导的编舞哲学。

        是什么吸引了您来到中国,改编舞剧《丹顶鹤》?

        有机会来到无锡,和一个中国古典舞团合作,比我以往在加拿大,或是其他地方的经历都要特别。这段经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收获之一是,我可以在工作中学习新的文化、认识不同的人、学另一种语言。这就是我改编这部作品最大的收获,也是我同意来到中国的原因。

        在无锡的这11个星期,我经历了很多新的事物。我尝试着学说汉语,“我会说一点儿汉语”,但是汉语太难了。我喜欢这里的食物,最重要的是,我喜欢这里的人,因为我在无锡遇见的每个人都很友好。舞者们总是在微笑,每个人都会和我打招呼,这里的人有很强的求知欲,总渴望学到更多,这是中国最吸引我的地方。

        在西方,我们都把中国视为未来,相信最引人注目的舞蹈会诞生在这里,一个有着丰富底蕴却并未完全开启的文化盛宴。因此有机会来到中国,了解这里的舞者、这里的舞团、以及这座城市,我感到非常幸运。

        《丹顶鹤》国际版与原版有什么不同?

        我知道《丹顶鹤》的故事对于中国人,尤其是无锡人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受邀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去改编这个故事让我感到非常地荣幸,我不可能编出一部中国古典舞舞剧,但是我可以为这部剧带来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视角,像一个站在外围的观察者。这就是我的这部作品与之前无锡已经有的那版的不同。

        无锡歌舞剧院院长刘(仲宝)先生对文化交流很感兴趣,在他的盛邀下,我从加拿大温伯尼皇家芭蕾舞团请了一位舞者,温伯尼皇家芭蕾舞团是北美最古老的芭蕾舞团。Tristan Dobrowney要在这里待上4个星期,和无锡歌舞剧院合作,向他的新同事学习,学习中国的文化,希望中国的舞者也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新版《丹顶鹤》使用了国际化语言,这是最令人激动的地方。虽然是国际化的艺术形式,但究其本质,它的根仍然属于这片创造了它的土地。所以即便无锡歌舞剧院从加拿大请来了我和另外一位舞者,这部作品仍然长在无锡——只是通过一个外来世界的人的眼睛去看这个故事。

        如何克服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

        我很幸运,过去有很多项目是在不同的国家,多元的文化背景下完成的。我在俄罗斯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也因为那里的项目学会了俄语。我在靠近蒙古国的西伯利亚待了3个月,那里没有人会说英语。我不得不用俄语与人交流,那是完全不同的文化。我受邀去那里编一部芭蕾舞剧,讲的是该国在俄罗斯统治时期的300年,因此那是一个高度政治化又富有挑战的项目。但它让我学会了停下来倾听身边人的想法——我是编舞,我是导演,是的,没错,但没必要完全听我的——我在这里指导编舞,但我从团队中听到的,学到的东西并不比他们从我身上学到的少。

        类似俄罗斯的项目,我也曾在古巴和古巴国家芭蕾舞团合作过,那里的舞者非常贫穷几乎食不果腹,但他们的激情、他们的技巧和他们从舞蹈中获得的快乐是如此地巨大,为了让动作更加完美他们会不知疲倦地一直练习——我从这些舞者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当时我寄宿在当地的居民家中,他们也让我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那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也正是如在俄罗斯和古巴这样的经历为我来到中国做好了准备,现在我也在尝试着学习汉语……

        排练的时候剧院为我请了一位翻译,但我会尝试着尽可能用汉语和舞者交流。我知道自己一定闹了很多笑话,我也知道很多人会在背后笑我,但我还是会尽力尝试,因为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呀!

        我也意识到,与我合作的是中国古典舞舞者,并非芭蕾舞者。如果我以与芭蕾舞团合作的标准去要求他们,就会弱化他们独特的天赋,他们美丽的手,手臂舞动的方式以及会说话的眼睛都是我不该忽视的美丽。如果我完全以芭蕾的视角去做这份工作,而不是与这些舞者更深入地合作,更充分地融入属于这个舞团一部分的文化之中,那么我的工作也会失色很多。

        国外的编导如何进修?

        在加拿大,有针对舞者、戏剧导演、作曲的正式培训,却很少有针对舞蹈编导的。我主要是在创作中提高自己的编舞技能。一个作品接着一个作品地出,我会尽可能多地尝试不同的合作。我与歌手、演员、芭蕾舞者,现代舞者(玛莎·葛兰姆舞蹈团)都有过合作。实践是学习编舞最好的方法。有的时候,多看多听多读别人的创作,对于编舞也很有帮助。终身学习是至关重要的,也是编导的责任。但成为编导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编舞,去舞蹈房和舞者们待在一起,不断尝试和推敲。

        两年前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我参加过一次编导研修班,为期一周的时间,那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关于研修班的经历。每天花4个小时去练习编舞,听讲座,外加作品展示和讨论。与纯粹的现代舞舞者合作,那是一段难以置信的经历——那次的经历打破了我的一些固有的认知,在芭蕾的世界里,每一样东西都必须是完美的。灵感就像是蝴蝶,它在飞舞的时候非常美丽,而当你捉住了它,把它制作成标本,它的美丽就会大打折扣。我想说的是,那次在研修班上感受最深刻的是,有的时候,最美丽的事物也有它丑陋的一面。

        他们可能非常新鲜,也可能很粗糙。但是当你开始想要把它打磨得更为完美,就破坏了它本身的灵性。现在我吸取了那次的经验,试着将它运用到我的每一部作品中。给每一个人留空间,让每一个舞者都能展示他们自己的才智。给演员一定的空间非常重要,但对于来自芭蕾世界的我而言,在当时是很难理解的。

        在国外,那种可以教会你如何编舞的培训班非常少……最重要的是,以开放的心态,尽可能多地去尝试、去学、去看,去听每一个你能接触到的人,那样你的知识储备会越来越多,经验也会越来越丰富。

        Peter在采访中流露出对中国舞蹈、中国文化的由衷赞美,字里行间折射出作为一个编导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以及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对美丽事物敏锐的洞察力。他说他非常喜欢无锡古色古香的江南风格建筑群,亭台水榭,如诗如画。我们也真诚祝愿Peter能永远保持孩童般的纯真和好奇,在中国的每一天都能发现新奇与美好。

        【人物简介】

        Peter Quanz(彼得•匡兹):加拿大著名编导,毕业于加拿大温尼伯皇家芭蕾舞学校,师从阿诺德•斯博教授。从2000-2002年,匡兹作为舞蹈编导在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工作。匡兹曾为美国芭蕾舞剧院创作芭蕾作品《万花筒》,为芭蕾舞界的传奇帝国马林斯基剧院的圣彼得堡基洛夫芭蕾舞团创作《悬浮咏叹调》,受宾夕法尼亚芭蕾舞团的委托创作作品《丘比特交响乐》,受香港芭蕾舞团委托创作《明亮》,为古巴国家芭蕾舞团创作《蝴蝶》,该作品是为艾丽西亚•阿隆索90岁的生日献礼。

      分享到: 
      (责任编辑:傅波

    最新评论

    

    umeng84747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0-11-25 02:11 , Processed in 0.024498 second(s), 15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