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综艺娱乐 >  娱评 >  查看内容
    • 陈乔恩:谁说偶像不能是演员
      来自: 新浪娱乐   2015-7-7 11:26   10336

        2015年6月6日,北京保利剧院的舞台,一身淡色长裙的陈乔恩神情激动,深深地鞠躬致意,起身时,已是满面泪痕。台下,粉丝们热切尖叫,为他们的偶像回归本初的表演魅力而欢呼。

        这是舞台剧《面包树上的女人》第二轮巡演的最后一场,无独有偶,这一天也恰是当年令陈乔恩爆红的《王子变青蛙》开播十周年。

        陈乔恩的启蒙恩师——曾成功助她登上偶像剧女王宝座、多年后又带她走入话剧舞台的陈铭章导演也来到现场,为自己的得意爱徒鼓劲儿。事后,陈铭章颇为感慨地说道:“我和乔恩一起共事这么久,看着她从不红到红、从红到不红,然后又再红起来,很不容易。但近几年乔恩自己也觉得表演上遇到了瓶颈,所以我带她演了话剧,希望能给她新的能量和成长。最终乔恩领略到了,也开始享受真正表演的乐趣。”

        当晚谢幕之后,面包树话剧团去KTV庆功,狂欢到了深夜。陈乔恩也有几分迷醉,脑中大概又闪过了这将近3年35场的点滴过往,其中有一度不堪重负的放弃失控,也有坚持过后的成功的心安与满足。

        拍戏没少被“修理”

        《偏偏》到此为止短期不再接偶像剧,看剧本常“走眼”曾推掉热门戏

        陈铭章说,通过演话剧,陈乔恩逐渐认可了自己演员的身份,而不仅仅是一个偶像。也许从心态上来讲确实如此,但在大多数观众的认知中,陈乔恩的这层偶像身份并不容易摆脱。

        去年《后会无期》上映时,陈乔恩的短暂出场让不少人看到了她身上多年潜蓄下的文艺气质,同时,这个角色也似乎成了转型的某种预示。只不过,此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今年陈乔恩受关注的两部作品《锦绣缘-华丽冒险》《偏偏喜欢你》再次复归熟络的偶像剧旧路,而且还是最典型的傻白甜玛丽苏式灰姑娘,这对于年纪渐长的陈乔恩来说,其实是有几分尴尬的。

        年龄与角色转换的不同步是不少偶像出身的演员们的困惑,尤其是陈乔恩这种曾多次打破台湾地区电视剧收视纪录、其代表作《命中注定我爱你》至今仍以绝对优势位居榜首的偶像剧界女王级别的人物来说。她在《笑傲江湖》中塑造的东方不败虽在角色上有所突破,但囿于剧集本身气质所限,仍然没有脱离小言风格太远。不知是不是为了彻底打破此前的荧屏童话,近期陈乔恩还尝试了从名字到内容都带着扑面而来的新鲜“地气儿”的家庭剧《嫁个老公过日子》,和蔡明、张译即兴碰撞,让陈乔恩觉得“这个体验还蛮好玩的。”

        “我现在尽量在选剧本时注意一下,《偏偏喜欢你》这种偶像剧式的东西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接了。”对于偶像身份的定位,陈乔恩郑重回应道,“我并不想要摆脱偶像,也没有想要持续,我觉得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其实有时候当你看到粉丝时你还是会很开心,因为他们是如此无条件地支持你、喜欢你。我在演话剧的时候,有一些粉丝从加拿大、比利时过来,就只是为了要见你一面,像这样子的喜欢我还是很感动的。所以我不会排斥做偶像,因为我不觉得偶像就没有办法跟专业演员划上等号,我觉得这个是视个人而定的。”

        而在《偏偏喜欢你》中与她合作的新人演员张云龙在进组前也特意去研究过她的表演,“我发现她是反着来,比如同样是一场分手戏,别人可能会表现出伤心难过,但她却是先笑,然后再慢慢伤心,虽然只是偶像剧,但我觉得她的作品能有那么好的口碑,还是有表演的底子的。”

        “偶像这个标签只要有好的作品出来随时可以脱掉。”陈铭章说道,“我知道她一直在寻找有挑战的好角色,但这个急不来,得慢慢等。”不过令陈铭章比较头大的是陈乔恩似乎在选剧本上有些“走眼”,“我觉得她不太会看剧本,有时会推掉一些比较好的戏,其中有很红的作品,我不太方便说。所以现在她在拿到剧本时会发给我看一下,我会给她一些意见,年底有一个古装剧的案子我很建议她接,会给她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早年的陈乔恩拍戏时没少被“修理”,拍戏迟到,陈铭章会等她到组后不客气地马上宣布收工,如果记不熟台词,陈铭章就用麦克把她的词录下来,还将本子贴到别人脸上让她照着念。虽然颇为难堪,但这种惩罚方式也让陈乔恩养成了高效率的工作习惯。

        那时,彼此都没成名的陈铭章有一天问她:乔恩,你觉得一年赚多少钱会心满意足不担心生活?陈乔恩认真地想了一下,回答说是500万(台币)。很快,随着作品的火热,两人都跨过了这个经济门槛,却也好像丢了些曾经的纯粹。“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的我和她第一次合作《薰衣草》时她的样子,那时赚的钱少,但每天都很开心,现在红了后,接东西时会考虑的很多,工作可能没以前那么纯粹了。”陈铭章感慨道。

        而张云龙有一天在片场也问陈乔恩说:乔恩姐,你现在已经很成功,为什么还要这么拼?你有怀疑过自己的人生选择吗?陈乔恩听后非常明确地否定了这种怀疑,但对于前一个问题,却也有些困惑,她迟疑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拼,我也可以过很好的生活了……只能说我以后可能不会给自己排那么满的工作了,以前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

        “我觉得她可能还在寻找答案吧。”张云龙对记者说道。

        欲做真实的演员

        排练时情绪失控摔东西,半夜打电话撂挑子:不演了不演了我不演了!

        “你敢不敢、有没有种站在一个1000多人的舞台上,让这1000多个人看着你演戏,如果你是一个演员的话?”

        曾参与过陈乔恩的第一部戏《薰衣草》,后又拍出了她的两部成名作《王子变青蛙》《命中注定我爱你》的导演陈铭章,在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影视剧方面的东西可以教她了时,有一天突然这么问道。

        “那时候他这句话停在我脑海里很久。”陈乔恩回忆道,“我就跟他说,我想试试看。因为我希望大家看到我是一个演员吧,那些称谓,比如男神收割机、偶像剧女王这种,每次访谈我都会被重复问这些问题,但其实我觉得这些称谓都很好,但我对它们没有太多的感觉,我想要做一个真实的演员。”

        这个想法很快付诸实践。2012年10月,改编自张小娴作品的同名话剧《面包树上的女人》在上海人民大舞台开演了,由陈铭章和上海一位知名的话剧导演何念监制,此前毫无舞台经验的陈乔恩担任女一号。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面包树上的女人》全程3个小时,融合了唱歌、舞蹈等多种表演形式,对演员的专业素养提出了全面的要求。陈乔恩在排练时为了能全身心投入角色已推掉了其他一切杂务,却仍觉得不堪重负。压力过大的她有时会摔东西、耍性子,还在开演前夕票都卖出去了时突然“撂挑子”,大半夜打电话给陈铭章“控诉”说:不演了不演了我不演了!

        “她就是发神经,也不用理她,反正她自己睡一觉就没事了。”陈铭章说道,“我太清楚她的实力了,对她这次出演我也特别有信心,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她的脾气,她一直比较焦虑,怕到时忘词或者出错什么的。”

        心理上的负担随着演出后观众的积极反馈而逐渐减轻,演员陈乔恩逐渐得到认可,尤其是剧中3处情绪激烈的哭点,陈乔恩每一场都完成得相当饱满,即使有一次赶上了重感冒。连续20场的演出是对体力的极大透支,考虑到身体承受能力,陈乔恩在结束巡演后曾放话以后不会再演了,只是没多久她又食言了。

        在拍摄《偏偏喜欢你》期间,也许是麻雀变凤凰的戏路已经刺激不到她的兴奋点(不得不说这个戏路定义了陈乔恩的荧幕形象,却也因此少了几分新鲜感,无论是对观众还是演员。在与记者的对话中,陈乔恩称除了拍第一场让她站在50个男生面前讲话的戏时有点怯场外,整个表演都不是很难,“这基本上是我可以掌握的一个戏路”),某一天她突然打电话给陈铭章说,“我们要不要再演一次?”

        于是,2015年5月,《面包树上的女人》开始了第二轮巡演,这一次,陈乔恩的举止气度更添了拥有自信后的余裕。“可能第一次刚开始那几场时我有点紧张,光想着说自己的台词,但这一次我觉得自己的节奏更好了,而且会更多的花心思去跟身边的话剧演员磨合。”

        “她开始享受了。”陈铭章点评道。

        有一次陈乔恩去横店拍戏,在旁边的剧组碰到了也不时出没于话剧舞台的胡军,二人相谈甚欢,发现彼此都喜欢舞台上的那种感觉。“在机器前表演其实很多时候是被消耗的,情绪要一直不断地转换,但话剧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东西,以前我会觉得自己的表演有些局限,但演话剧是一种充电,让我有了心灵上的满足,这是最重要的。”

        性子直不善交际

        喜欢爱情故事讨厌恐怖片;性子直,话一多就容易得罪人

        陈乔恩很喜欢看书,她的微博里经常穿梭着形形色色的作家,作品的文字和她内心的感悟彼此呼应。张云龙有一次去她车里,吃惊地发现座位旁边都是书,高高的堆起了一摞半。她还兴奋地抽出其中几本对张说:这个你看过吗,特别好看,借给你吧。过了几天她还不忘追问:你看完了吗?觉得怎么样。

        这是独属于书迷的分享与交流的乐趣,陈乔恩在拍《偏偏喜欢你》时很喜欢和同样爱阅读的张云龙讨论看过的书。她向张云龙力推了两本作品,一个是关于朝鲜的,略有些敏感,另一本是辻仁成的《冷静与热情之间》。两人还喜欢谈论电影,据张云龙感觉,“她应该喜欢偏剧情类的作品,比如关于爱情的,比较讨厌看恐怖片。”

        对于书籍和电影的探讨很快弥合了二人间的距离。张云龙回忆第一次在化妆间见到陈乔恩时,自己很热情地上去打招呼,陈乔恩却只简单地回了句“你好”,“那时感觉她还挺高冷的。”

        陈乔恩的不善交际在她的朋友圈中十分有名,陈铭章就说陈乔恩比较直,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话一多说就容易得罪人。在《偏偏喜欢你》中搭档的贾乃亮对此也深有体会,“乔恩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比如她觉得有些人对群演不礼貌、不尊敬,她就会直接说‘你不要这样对他好不好?你懂不懂礼貌?你走开啦!’这样的话。”

        不工作的陈乔恩经常待在家里,看书看碟逗猫,或是写一些文字,可能是关于“一天到晚坐飞机的漂泊的感觉”。有时候假期时间太长,她会有些犯愁如何安排这外份清闲,前一阵子她还打电话给陈铭章,请教对方自己有一个月的长假,应该去哪里玩。

        不过,随着阅历的增加,现在的陈乔恩比之年轻时的死宅已多了些开放的心态。“可能是之前一些朋友离去的经历,我现在反倒不那么宅了,会尽量地花时间去跟朋友相处。我现在会觉得,人啊,你见一面就少一面。大家还可以这么欢乐地一起吃吃饭,这都是缘分。”

      分享到: 
      (责任编辑:傅波
    

    umeng84747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0-11-25 02:20 , Processed in 0.024354 second(s), 14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