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综艺娱乐 >  娱评 >  查看内容
    • 关于哆啦A梦的七大不可思议之谜
      来自: 搜狐娱乐   2015-6-4 12:53   10413

      《哆啦A梦:伴我同行》 已在国内上映

        “美国神话学家坎贝尔认为:英雄是那些敢于踏上征途、翻越障碍,用某种方式说出我们心中的普遍情感,让我们可以更有所为、变得更好的人。常常浮躁、笨拙,但却无往不胜、眼神中闪动着永不服输的光芒的肥猫哆啦A梦完全符合这个标准,它让人们不再抑郁,时刻面带微笑。”——这就是美国《时代》周刊给予哆啦A梦的评语。无数人羡慕日本万年废柴小学生野比大雄,因为不管什么麻烦,只需哭着去找哆啦A梦,就能得到帮助。5月28日,首部3D制作的剧场版动画片《哆啦A梦:伴我同行》将在国内上映,势必又将勾起不少人的年少乡愁。而以下关于该系列的七个谜题,你是否想要寻找它们的答案?

      “藤子不二雄”组合成员:藤本弘

        谜题No.1 《哆啦A梦》的作者究竟是谁?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蓝胖子”的粉丝都会充满自信的回答道:“这还用问?藤子-F-不二雄啊!”好的,那么“藤子-F-不二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合?大概人们的回答就不那么有自信了。1944年,就读于日本富山县高冈市的小学生藤本弘认识了转学而来的另一位少年安孙子素雄,两位热爱漫画的男生从此成为好朋友。1952年,高中毕业后的藤本弘进入一间点心生产公司,不过只上了三天班就辞职不干回家继续画漫画了,而“好基友”安孙子素雄则进入了报社工作,并利用休息时间给藤本帮忙——此时他们的组合用的笔名是“足冢不二雄”(直译过来的意思是:对手冢治虫这位“漫画之神”佩服得五体投地、望尘莫及”……)。

      藤本弘的搭档:安孙子素雄

        1953年,藤本和安孙子将组合的笔名正式改为“藤子不二雄”,将两个人姓氏的罗马拼音镶嵌了进去(命名方式相当于是“羽泉”),并在次年一同来到东京开展职业漫画家的生涯。1963年,藤子不二雄创作的《小鬼Q太郎》成为大受欢迎的作品,这对“漫画界的羽泉”初次尝到走红滋味。1970年,经典名作《哆啦A梦》开始连载,迅速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不过你都懂的,组合总会有面临拆伙的一天。出道35年后(即1987年),因为创作理念的不同,藤本与安孙子选择了“和平分手”,并各自以“藤子-F-不二雄”与“藤子不二雄A”为新的笔名展开了独立创作,“藤子不二雄”这个名号正式成为了历史。

      《哆啦A梦:伴我同行》由山崎贵(右) 和八木龙一(左)共同创作导演

        作为短篇漫画连载的《哆啦A梦》是以组合的名义完成的,而从1980年开始作为长篇漫画刊载、并在日后一一被改编为剧场版动画上映的《大长篇哆啦A梦》,则是由藤本弘独立完成。1996年,藤本弘在创作《大长篇哆啦A梦:大雄的钥匙城历险记》中途去世,享年62岁。这部“大长篇系列”中的第17部作品成为了他的遗作。而他生前建立的“藤子-F-不二雄制作公司”则继续了“大长篇系列”的创作,并负责哆啦A梦这一动漫形象的版权管理工作。而3D动画《哆啦A梦:伴我同行》,则是由山崎贵(即《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的导演)和八木龙一共同创作导演,这也是第一部由非“哆啦A梦专业团队”制作完成的“蓝胖子”作品。而它,正是献给藤本弘诞辰80周年的礼物。

      哆啦A梦被设定为“来自22世纪的保姆型猫形机器人”

        谜题No.2 为什么哆啦A梦走在街上不会遭到不明真相群众围观?

        众所周知,哆啦A梦被设定为“来自22世纪的保姆型猫形机器人”,正式职业名称为“特定意志薄弱儿童监视指导员”(详见《哆啦A梦百科》),外表再怎么Q萌,它好歹也是个机器人啊!别说是动漫作品中的日本70年代,就算是现在,如果有人带着个机器人上街遛弯,也肯定会惹来不明真相群众的围观好吗?!可是,在这部作品中,大雄的父母毫无障碍的就接受了哆啦A梦的存在,胖虎、小夫、静香也对它的背景由来毫不生疑,日本乃至美国的科研机构都没有跑来把“蓝胖子”逮回去拆了研究(想想真人版《变形金刚》中威震天的遭遇)!天哪,这太不科学了!

        而关于这个问题,不同人会有形形色色的解释。比如东京大学药学系研究科教授、专攻神经科学与药理学的池谷裕二先生就认为:“大概是哆啦A梦口袋中的神秘法宝里,有能够以特殊电波麻醉负责人体内负责检知‘矛盾’的前头叶神经回路、让人对它的存在不感到奇怪或疑问、藉此控制人心的神奇道具吧!”好吧,姑且就认为这是来自22世纪的谜样黑科技好了……其实,《哆啦A梦》最初是在日本著名出版社小学馆的“幼年志”和“学年志”上进行连载的。所谓“幼年志”和“学年志”,就是面向各个年龄层的少儿读者推出的杂志读物,包含《幼稚园》、《好孩子》、《小幼苗》(均为“幼年志”)、《小学一年级》到《小学六年级》(均为“学年志”)。换句话说,从连载伊始,哆啦A梦就被设定为“低幼向”的漫画作品,需要考虑到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生们的理解能力,即便是其中充满各种科幻设定,但也都尽量描述得浅显易懂。

      哆啦A梦为2020年东京申奥成功付出过汗马功劳

        因此,在日本漫画研究者看来,《哆啦A梦》并不是SF(Science Fiction,意为科学幻想)类漫画,应当被视为生活搞笑类漫画。不过,藤本弘本人则认为,SF也可以解释为“Sukoshi(日语,意为少的、稍微的)+Fushigi”(日语,意为不可思议)”,即“稍微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故事”。在他视为终身偶像的手冢治虫笔下,阿童木的出现都没有任何人产生异议,那么,他也许觉得同样没有必要去让人们对哆啦A梦大惊小怪罢?如今,哆啦A梦已经被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注册为特别市民(2012年),更为2020年东京申奥成功付出过汗马功劳(被日本政府委任为申奥大使),成为了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之一。

      大雄太过废柴,所以哆啦A梦才会来到大雄身边

        谜题No.3 哆啦A梦的出现真的能给大雄的后代带来福利吗?

        哆啦A梦为什么会来到大雄身边?还不是因为大雄太过废柴,导致此后的人生一路走向失败,最后殃及子孙、世代贫穷,导致他的玄孙野比世修每年压岁钱只有人民币2块5。所以世修不得不一咬牙一跺脚开着时光机跑去找曾爷爷大雄,希望他能够在哆啦A梦的帮助下改变命运,让野比家的后代能过上好一点儿的日子。那么问题来了,在世修本人的记忆里,大雄会跟胖虎的妹妹结婚,而在哆啦A梦的辅佐下,长大后的大雄结婚对象变成了静香,命运的确发生了改变。可是,作为大雄和胖妹的直系子孙,世修还会存在吗?

        其实大雄本人在连载第1话就对世修提出了这个问题,而世修本人则表示不必担心:“因为这是可以殊途同归的,即时历史的流动改变了,到头来我还是会生出来的。”对此,日本学者柳田理科雄(这的确是人家的本名)在他的著作《空想科学读本》中大胆猜测,也许是因为在大雄与静香结婚后生出的后代,与胖妹跟别的什么人结合所生的后代在一起了,于是这二人的遗传基因再次交织到一起,世修还是可以作为他们的后代继续存在,只是家族谱系跟原来的不太一样了而已。呃,这个推论虽然很扯,但是仔细想想亦有道理。那么大雄的后代会成为有钱人么?在《哆啦A梦》中,胖妹在哆啦A梦的间接帮助下,其漫画才华受到了业内人士的赏识。在日本这样一个著名漫画家有钱到不像话的国家里,没有与大雄结婚的胖妹备不住会成为“冈田留美子”之类的大师并过上相当富裕的生活,而与其后代联姻的野比家族,至少也能小康吧?

        不过鉴于《哆啦A梦》的世界观中,未来世界有专门纠正因为时空旅行而造成的历史偏差事件的机构“航时局”存在,但这一组织并没有找过大雄或者世修的麻烦,由此可见,野比家族此后应该没有出现过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也没有做出足以改变历史的大事件。也许哆啦A梦的出现,只是让命运被改变的大雄后代们过上了比较小康的生活,而这一点点改变,在有关部门的眼中是无伤大雅的罢。比起这个,《空想科学本》中更为关心的是,按照动漫作品中呈现的身体比例来看,身高为129.3厘米的哆啦A梦头部直径应为80厘米左右,这么大颗脑袋真的能从在小学生使用的书桌抽屉里(根据调研,此类型书桌抽屉最多是70x60的规格)钻出来么?另外,和体重129.3公斤(相当于一个成年相扑运动员)、功率129.3马力的哆啦A梦扑来撞去但从未有生命危险的大雄,也还真是谜样强壮啊!

      哆啦A梦一早就被输入了“不得干涉儿童的学校生活”的设定

        谜题No.4 哆啦A梦怎么从来都不出现在学校里?

        仔细回忆一下,作为一名万年小学生,大雄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是要待在学校里的,但不管是哪个版本的作品,都鲜少描写大雄的校园生活。至于哆啦A梦,则几乎从不会到学校里帮助大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大雄经常因为贪睡而迟到,但哆啦A梦并不会为此拿出任意门或竹蜻蜓。大雄要考试了,哆啦A梦顶多是拿出记忆面包什么的帮他复习,从不会到学校里替他考试。即便是偶尔有了电脑铅笔之类的道具,也都会因为被胖虎偷走而没发挥上作用。这也许是跟哆啦A梦的出厂设定有关,作为一个“保姆型猫形机器人”,它主要的功能是照顾小孩的吃饭睡觉等日常琐事,原本就不具有“教育”这项功能,一早就被输入了“不得干涉儿童的学校生活”也未可知。从这个角度来看,哆啦A梦从不在学校出现,也合情合理。

        机器人会依据被输入的指示行事,这是很正常的。不过,现有的科技水平下,机器人能够“听懂”的指示必须要是明确的,譬如你说“我渴了,给我端杯水来”,这就属于机器人可以处理的范畴。而如果你说的是“天气好热,我嗓子好干”,不能像人类一样进行联想与想象的机器人就不会意识到这是你希望它弄点冷饮来喝——毕竟如何让机器人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一直是困扰全世界科学家的大问题。反观《哆啦A梦》中,大雄提出来的尽是些模糊的要求,什么“请给我不被妈妈训斥的工具”呀、什么“快想个能让胖虎的歌声停止的办法”呀、什么“我想要小夫在大家面前丢脸”呀……然而哆啦A梦竟能够一一理解大雄的意图,并拿出满足这些要求的道具出来,这说明它的人工智能水平真是相当之高!

        可是以现代科技水平来看异常先进的哆啦A梦,在其诞生的22世纪却被视为“残次品”。当2112年9月3日哆啦A梦从日本东京松芝工厂流水线上诞生时,就因为事故丢失了一颗螺丝,从而性能受损。被大雄的后代买回后(根据《2112哆啦A梦的诞生》中的设定,它是在展销会上被幼儿时期的世修误按下了“购入”键),又被老鼠咬掉了两只猫耳朵,除了外观受损外,原本堪比雷达的听觉系统大幅削弱,仅与一般人类相仿。出于不明原因,哆啦A梦原本嗅觉能力是人类200倍的鼻子,也是失灵的(《哆啦A梦大事典》记载)……在我们眼中如此先进的机器人,其实浑身都是故障,由此反衬出98年后的人类科技实力多么惊人。都这么牛逼了还没有开发个奥创出来,看来日本的超级英雄在吃空饷的吧!

      静香总是被大雄撞见在洗澡

        No.5 静香怎么总是被大雄撞见在洗澡?

        作为大雄朋友圈中唯一的女孩、同时也是他未来的结婚对象,静香的形象特点是“温柔、可爱、成绩好”。除此之外,静香也是《哆啦A梦》中的“裸体担当”——等一下,这样对一个小学女生来说会不会太残酷了?这全都是因为静香总是在洗澡的时候被大雄看到的缘故!在原作中,静香曾表示自己“如果一天洗澡次数少于三次的话,就会浑身不自在。”洗澡的频率这么高,再加上有意为之,大雄撞见静香洗澡的几率不高才怪。多部剧场版《哆啦A梦大长篇》的导演芝山努亦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制作过程中团队尚有余力的话,便会加入“静香入浴”的画面作为给观众的福利,若是没有余力,则不会加入。事实上,自从2002年上映的《大雄与机器人王国》之后,观众已经看不到“静香入浴”的画面了。

        除制作压力较大这样的原因之外,有研究者认为,可能也与近年来日本社会对“杜绝儿童色情”的议题讨论升温有莫大联系。作为风靡世界的动漫作品,任由小女孩洗澡的画面出现始终是件不雅观的事情,因此《哆啦A梦》也饱受争议。在村濑Hiromi的著作《女性主义式的次文化批评宣言》中点名批评道:“静香在洗澡时被有意无意地偷窥了无数次,但是她除了尖叫‘啊——’之外没有任何对策,完全让人无法认同。光是尖叫就费尽她全部力气了吗?这种设定的出现,正是基于‘女性柔弱、需要怜爱’的刻板印象脉络而生。”而像大雄这样的loser长大以后竟能娶到静香一样的“班花”,对男孩来说自然是美梦成真,但对女孩来说,这样的未来还真是该cry晕在厕所。

        不过在《为什么静香一定要嫁给大雄》一书的作者中川右介看来,静香也并非是吉祥物般无用的角色。至少在大长篇系列中,每当地球面对重大危机时,静香都会和大雄等人一样挺身而出,与恶势力勇敢的作战,其中不乏她运用头脑而出奇制胜的桥段。因此,中川才会在该书中感慨:“比起《美少女战士》(1992年开始连载)里的水手服们,静香当然是‘战斗美少女’的老前辈,为了保护人类和地球安全,静香多少次拿起武器奋力一战!”——只是这些战斗,现实生活中的日本政府和联合国都不知道啊……

      胖虎和小夫成天欺负大雄

        No.6 胖虎和小夫成天欺负大雄,大雄怎么还老跟他俩一起玩?

        这又是一个不解之谜。在《哆啦A梦》中,胖虎对大雄动不动就拳脚相向,家境富裕的小夫则动不动就试图孤立大雄,尽管如此,大雄还是经常和他们玩在一起。根据社会心理学的解读,小学时期不论男生女生,都处于一个非常重视同性朋友的阶段。对于没有转学经历、也没有参加学校之外的补习班或者兴趣爱好俱乐部的大雄来说,他能够结交的同性朋友只有居住在同一社区、读同一学校的男孩子,至于英俊聪明的出木杉同学,虽然经常跟大家一起打棒球,但业余爱好是读书,跟大雄、胖虎和小夫玩不到一起也是正常。综上所述,和胖虎、小夫一起玩,并不是因为大雄喜欢,而是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比起被孤立,忍受一些欺负,在大雄看来还是可以接受的。

        坦白的说,大雄的家境平平,虽然没到弱智的程度,但智力水平在同年龄段也是偏低的,加上个性软弱、优柔寡断,还长着一张“好笑的脸”,如果没有哆啦A梦在身边,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孩子会有怎样的未来。不过,胖虎和小夫也并不总是恶人:当大雄被其他街区的孩子欺负时,他们从未坐视不管;在大长篇和剧场版里,他们也都义不容辞的加入了保卫地球的“大雄战队”(绝大多数麻烦其实是大雄自己惹出来的……)。就像我们从《大雄的结婚前夜》这一故事中所看到的那样,三个男孩的友谊其实一直保持到了成年以后。

      以藤本弘为主绘制的短篇《哆啦A梦》故事还有500余篇没有被收录

        谜题No.7 《哆啦A梦》究竟有没有“最终回”?

        内地的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各样所谓的“哆啦A梦大结局”,流传最广的有两个版本:一个为“大雄是植物人or自闭症儿童,哆啦A梦只是他的臆想”,另一个为“哆啦A梦没电了,但是更换电池会让它失去和大雄的一切记忆,大雄为此努力读书,长大后终于修好了哆啦A梦”。前者其实是1985年左右出现在日本小学生之间流传的谣言,性质跟地摊小报上总说“刘德华/成龙在拍电影时死了”一样,只是当时流传的太广,连作者本人都不得不出面辟谣。至于后者,虽然很感人,但实际上却2005年左右流传开来的漫画同人作品,同样早已被官方否认。

        那么,《哆啦A梦》究竟有没有“最终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的。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从这部作品的连载方式开始说起。前文中已经提到,《哆啦A梦》漫画版的最初的连载平台是小学馆的“幼年志”和“学年志”,为了照顾到各个年龄层次的孩子知识结构、认知水平、阅读能力的不同,《哆啦A梦》在不同杂志上刊载的内容也不同,而大雄则始终保持着和目标读者一样的学年。说通俗点,比如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拿到的“学年志”,就是《小学二年级》,上面连载的《哆啦A梦》里,野比大雄和他的小伙伴们也都是小学二年级学生,以此类推。

        这里我们所说的“最终回”,则往往与连载要暂时告一段落有关。第一次较为正式的“最终回”,是在1971年的《小学四年级》3月号上,内容是:因为有太多未来人通过时光机来到现代,所以“时空局”出台新法规禁止擅自进行时空旅行,哆啦A梦不得不回去了(《哆啦A梦回到未来》)。而1972年的《小学四年级》3月号上,也出现了一个“最终回”:世修因为担心大雄太过依赖哆啦A梦,而把它叫回了未来(《哆啦A梦要不在了?!》)。1974年的《小学三年级》3月号,则刊登了最后一个“最终回”:出于某种原因,哆啦A梦必须要返回未来,为了让它放心离开,大雄展开了自己的努力(《再见!哆啦A梦》)。由于日本的学年制度是每年4月开始、至次年3月结束的,小学四年级的读者在看完3月号上的“最终回”后,就会升上五年级,继续读《小学五年级》4月号上《哆啦A梦》的故事,所以在这一批看连载长大的日本小学生眼中,大雄其实伴随他们从一年级长到六年级,周而复始。

        而从1974年开始,《哆啦A梦》单行本开始发售,为了让设定统一,全部45本单行本的内容基本以历年来《小学四年级》上刊载的部分为主,大雄也固定为了小学四年生(而动画TV版中则固定为五年级学生)。令人感动到落泪的是,这一时期《哆啦A梦》同时要在六本“幼年志”及“学年志”上刊载,但这六本杂志上登出的故事几乎都是完全不同的。换句话说,以藤本弘为主绘制的短篇《哆啦A梦》故事还有500余篇没有被收录在这个广为人知的单行本版本当中!虽然漫画版本随着藤本先生的离世而无法继续更新,但他生前创立的藤子-F-不二雄制作公司还在持续创作着《哆啦A梦》的动画作品,而“最终回”这三个字,就再未出现。

      分享到: 
      (责任编辑:傅波
    

    umeng84747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1-3-4 17:08 , Processed in 0.029798 second(s), 14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