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综艺娱乐 >  娱评 >  查看内容
    • 你拦不住一个“教授级泼妇”
      来自: 腾讯娱乐   2014-11-17 17:04   679

        虽然贵为清华大学教授,但肖鹰的几次肆意放炮其实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度,直到碰到了又较真最近又很清闲的崔永元,才令单方面的恶意攻击转变为一场硝烟四起的论战。

        如果出于看热闹立场,说实话,这场被媒体反复转载翻炒的论战并没有多少真正论战的样子,一方面崔永元智力优势太明显,也因为肖鹰的每一条转发、攻击都显得太不入流,而导致两人之间缺少火花;另一方面,两人其实都是“他者”,他们共同攻击和维护的赵本山并没有出场,相当于“两小儿辩日”而“日”并没有参与辩论。

        批评赵本山小品和二人转低俗,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清华大学教授在既没有拿出什么新的研究成果,也非第一次发现这个关键词的时候,现在冒出来批评赵本山呢?自然有持阴谋论的围观者会将肖鹰的立场和态度往意识形态上去联想,如此“正确”其实不是为了招惹更多人骂他,也不是作为出头鸟想遭人枪打,而是作为“正确”的化身,天性使然地想对宏大正确献上自己的一对膝盖。

        甚至可以说,别说作为清华大学教授已十二年的肖鹰,就算你我这样的一介草民,也有资格有权利在任意时间批评诸如赵本山这样的公众人物,但仍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采取了非常之低俗的手段去抨击别人低俗。在崔永元不同意肖鹰批赵本山低俗的观点之后,肖鹰转发崔永元微博并称:“已经残废到不造谣就不能证明自己脑子组织的生命体征的地步了……”不是说赵本山小品中拿残疾人开玩笑是低俗吗,那为什么肖鹰可以先构陷别人残废然后又攻击人家不能证明脑子组织的生命体征呢?

        真正的热闹不是肖鹰在以斗士的面孔去揭穿赵本山的什么低俗本质,而是他作为清华教授在公共平台上展开的诸如“健康人欺侮智障人”这样的人身攻击。如果是我家楼下菜市场里的骂架,有人称对方智障,这一点也不新鲜,新鲜的是现在有一个教授级的泼妇一边头顶着“清华大学教授”,一边没完没了意犹未尽地行使着泼妇的招式和权利——这才叫人大开眼界。

        既然崔永元也说:“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清华有多宽容,已藏污纳垢12年。当你‘有病’‘智障人’脱口拉出的时候,早把自己攻击二人转庸俗的观点置之腚后了。事实证明,论低俗,二人转远不是清华肖鹰的对手!”那么我们就有必要也来浅浅地谈论一下“低俗”。低俗不是客观标准,而是一种受时间限制和社会背景局限的主观认定,任何人都是定义别人低俗,低俗本身也可以成为一种审美,它无法成为好坏的绝对标准。而肖鹰曾指责的“天才作家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反智主义的‘英雄代表’”,放在今天正常的舆论环境里才更像是一种粗鄙低俗的冒犯。

        再看看肖鹰以往攻击韩寒粉丝、杨锦麟等人时使用的词汇,“至贱至蠢”“猥琐蠢货贱种”“网络阴沟中的粪蛆战士”“以‘自由站队’的姿态赚点帮腔吆喝的打赏”,这些不仅恶意揣测,在很多人眼里不管是角度还是语气,都应该是十足的低俗吧。

        不是说这个社会完全不能容忍肖鹰这种随意乱骂、恶意人身攻击的人,而是我们对于一个连大学教授都要以如此戾气粗鄙的表演来吸引眼球的社会感到无比失望。也不是说公众名人就不能以骂骂咧咧的姿态来为自己表达话语权,而是为人师者、象牙塔导师且还以这样一种小镇青年在网吧里的用词和语气来表达观点,这才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般不安的。且不说“清华”这样无论在中国名牌界还是教育界都鼎鼎大名的招牌,仅在“教授”二字后面看到的那些粗鄙不堪的话,就已经令人恐惧了。

        其实这篇文章没必要写,如果按照清华大学教授肖鹰的逻辑和办法,这篇文章一句话就可以完成——这是一个分不清美丑只知道站队和世俗成功的庸俗小人。

        你看肖鹰在微博、博客上奋力转发自己那些火力全开的谩骂和荷尔蒙外泄般的恶意攻击,就知道眼下这种争议正是他想要的。哪怕是众人对他一眼看穿般地嘲讽和揭露,那也是热闹里的一种景观,至于那些出于不喜欢赵本山、韩寒而表面上形成支持肖鹰的人,就更会被看成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大学教授的拥趸,甚至会被看成是他如此作秀的强力依据。而这种自己参与甚至缔造的热闹景观,可能正是肖鹰这种如此卖弄的人梦寐以求的。

        出于言论自由和公民的基本权利,你确实找不到禁止肖鹰恶意表达一己之见的理由,这也是肖鹰这么多年手持批评大宝剑肆意乱砍并还有表演舞台的最后依据。容忍和允许肖鹰,正是我们社会成熟的一种标志,即便再过分、再放肆,只要是存在于言论和权利的边界之内,就没有理由令其消失。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杨黎
    

    umeng84747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中国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0-12-1 03:33 , Processed in 0.026604 second(s), 14 queries .

    中国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