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北京大学艺术系主任叶朗教授致辞
        2012-11-1 15:15   892

        尊敬的许校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今天参加《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创刊五十周年庆典,我和大家一样,心里十分高兴。《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创刊五十年来,为培育北大文科的学术队伍,推动 北大文 科的建设和学术的发展,发挥了重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作为北大文科的一名教师,要对 《北京大学学报》以及五十年来所有在学报工作过并为办好学报贡献自己的汗水和智慧的同志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我想借这个机会,对人文学科的研究谈两点看法。有不妥当的地方,请在座的领导和同志们批评指正。

        在人文学科领域,中国学者必须有自己的立足点,这个立足点就是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和精神。因为人文学科的研究对象是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从内容来说,就是人的价值世界和意义世界。所以人文学科和一个民族的社会、心理、文化、传统有极为密切的关系。再扩大一点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在世界上立足,当然要靠经济实力,但是立足点是自己的文化。拿我们中国来说,如果没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如果没有自己的哲学、文学、艺术、风俗习惯,如果没有老子、孔子,没有王羲之、颜真卿、张旭、怀素,没有李白、杜甫,没有《水浒传》、《红楼梦》,没有昆曲、京剧,没有剪纸、皮影戏,没有端午节、中秋节,那中国就不是中国了。我们现在已进入21世纪。21世纪的 国学术,应该充分体现中国的文化和精神,应该为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为中华文明的复兴奋斗,这是体现我们的民族精神,同时也是体现我们的时代精神。为中华文明的复兴 奋斗,并不意味着排斥外来文化。因为中华文明从来就具有一种开放性和伟大的包容性。唐代就是突出的例子。唐代的长安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会。唐代的九部乐、十部乐,不仅包含 汉族乐舞和新疆地区少数民族乐舞,而且包含印度、缅甸、柬埔寨等许多国家的乐舞。基督 教最早传入中国就是在唐太宗的时候。那是基督教的一个派别,叫聂斯托利派,当时他们自 称景教。贞观九年,他们的一位主教阿罗本带一行人到长安,唐太宗派宰相房玄龄接待他们 ,让他们在皇帝藏书楼翻译经典,并由政府资助他们在长安建了一座教堂。唐太宗的这种宽 大的胸襟,充分体现了中华文明的开放性和包容性。这种包容性,就是吸收、融合异质的文化,充实、丰富和发展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我们改革开放这二十多年更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 这二十多年,我们打开大门,欢迎西方文化中一切好的东西进入中国。我们的舞台经常上演 西方的芭蕾舞和交响乐。西方的建筑师大批跑到中国设计各种各样的时兴的建筑。我们还大量 翻译出版西方的各种学术著作。我举一个例子。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中译本第一次出 版就印了两万册,一本非常艰深的哲学著作这么大的印数在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是没有的。从这个小例子也可以体现中华文明的开放性和伟大包容性。所以,为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决不意味着封闭、保守,狂妄自大。反过来,我们以最大的热情吸收国外一切好的东西 ,也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抛弃自己的立足点。宗白华先生1921年从德国给国内的朋友写了一封 信,信中说,他到了西方,在西方文化的照射下,更加认识到中国文化的独特的价值和光彩 ,更加认识到中国文化中“实在有伟大优美的,万不可消灭”。宗先生说,他“极尊崇西洋 的学术文化”,并主张“几十年内仍是以介绍西学为第一要务”,但是他特别强调,不能用 模仿代替自己的创造。他说:“我以为中国将来的文化决不是把欧美文化搬了来就成功。” 又说:“中国以后的文化发展,还是发挥中国民族文化的个性,不专门模仿,模仿的东西是 没有创造的结果的。”宗先生八十多年前这些充满智慧的话启示我们,吸收异质的文化,是 为了充实自己,更新自己,发展自己。我们不能抛弃我们自己的文化,不能藐视自己,不能 脱离自己,不能全盘否定自己,不能把照搬照抄西方文化作为中国文化建设的目标。在学术 、文化、教育领域,全盘西化(或全盘美国化)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

        我国从“五四”以来,在人文学科领域出现了一批大学者。这批大学者有几个共同的特点: 第一,他们都有深厚的中国学术的根底;第二,他们在西方文化方面也有深厚的学养;第三 ,他们都力图把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加以沟通、合,在中西文化的融合方面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我们北大包括我们哲学系就有一批这样的大学者。张世英先生说,当年在西南联 大哲学系,汤用彤、金岳霖、冯友兰、贺麟这四位先生台上一站,气象就不一样了。张先生所说的不一样的气象,就是大师的气象。在美学领域,朱光潜、宗白华也是这样的大师。但 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对这批前辈学者的学术成果或者不够重视,或者完全把他们撇在一边。当时我们的思想是一切要从头来起。一切从头来起怎么行?冯友兰先生说过,人文学科 必须从历史上的大学者“接着讲”。拿美学来说,就必须从朱光潜、宗白华“接着讲”。“ 接着讲”不是“照着讲”。“接着讲”是突破,是扬弃,是创造,是发展。所以我从上世纪 90年代 开始,在各种场合多次提倡要细读这些前辈学者的著作。我们要细读汤用彤,细读冯友兰, 细读朱光潜,细读熊十力。细读这些前辈学者的著作,可以读出许多新的东西,可以读出许多对我们今天仍然很有启发的东西,而且可以把我们自己的品位提上去,可以使我们自己更 快地成熟起来。张岱年先生曾说过,熊十力的哲学思想就其深刻性来说,和西方当代像海德 格尔这样一些大哲学家比起来毫不逊色。张岱年先生的话也启示我们要去细读这些前辈学者的著作。我认为,这可能是我们推进人文学科发展的一条重要的途径。

        感谢会议主持人邀请我在这样一个隆重的大会上发言,使我有机会谈以上这两点不成熟的看 法供诸位参考。谢谢诸位。

      分享到: 
      (责任编辑:D.Luffy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1-12-7 13:24 , Processed in 0.027429 second(s), 14 queries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092号

    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