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仲呈祥主席的讲话
        2012-11-1 15:11   841
        仲呈祥主席的讲话:
        尊敬的各位将军,各位专家,还有以一曲《洪湖水,浪打浪》著名的王玉珍歌唱家,以及各位同行朋友,我是来学习的。因为我在文联工作过,文联协会里面罗书记命我来,我不能不来,长青书记又是我的邻居,又在指导我学习书法,所以我不能不来。再加上我事先看到的罗书记差人送来的寒夫先生这部著作有一些感想。
        刚才大家就这个书本身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评价,我是外行,我只能站在外面(门外)看这本书,讲讲它对我 们今天中华民族所处的文化环境,所处的艺术氛围究竟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今天我们那么多的老前辈、老政委、老将军都来了,而且坐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里面开这个会。这本书又是我自己相处过的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的,所以就更有这个责任了。
        我今天第一个感受, 是会议的主人翁是寒夫,我现在面对的一幅画也是“寒”,因为我们生存在一个改革开放、翻天覆地的历史的转换关头,出现了很多伟大的壮举,但是也形成了一种浮躁、狂热的文化气侯。在这样一种浮躁而不是沉稳的、肤浅而不是深刻的、油滑而不是幽默的文化气侯下,一个“寒”字就显得尤为珍贵,它表明了我们一种清醒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的宝贵意思。
        首先,要文化自觉,如果我们对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没有一种自觉的认识,没有看到它的地位和价值,没有把握它的运行规律,就谈不上发挥它的独特作用。如果我们丧失了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而鹦鹉学舌,东施效颦,这个民族就将失去致力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的根,那是非常危险的。
        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经济发展了,我们物质生活水平大踏步的提高了,但是严格的说我们基本解决了肚皮问题,但正在和将要努力的是解决心灵的问题和精神的问题。我们的一位老领导江苏省做过多年的宣传意识形态的领导: 中国文联的孙主席最近几次讲到了这句话,他说今天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说它伟大相当的伟大,说它渺小又相当的渺小,这个话一听很扎耳,实际上正是讲的我们在精神建设上的某些问题,我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成就,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卑劣和肮脏,这就是辩证法告诉我们的。我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现在出现了一种情况,13亿人挤在一条道上,开着高速车“搞钱”,搞GDP,那么这个民族离撞车和翻车的日子就不远了。
        我昨天是在张道乙(音)先生,也是我们工艺美术的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也是民间文艺的大师,他八旬高龄了,在他那个地方开会,也是为了纪念他的学术生涯。大家就谈到了这个问题,来参加会的就有上海大学的著名教授南凡(音),他一来面带愁容. 大家一问他才知道不久前上海的一把大火把他的家给烧了,可幸的是他们夫妻俩在楼下散步,他2万多本书籍,他的6台电脑里精心收藏的那些著作,以及他收藏的文物全部付之一炬。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我们可能应该面对我们所处的文化环境,我们要警惕一种不讲原则的政治,不讲道德的商业,不讲劳动的财富. 有人已经亿元了,他不是通过劳动来的。尤其是不讲奉献的信仰,还加上一种不讲美感的文化,我们要有一种中央号召的文化自觉意识,来清醒的看到这些问题。21世纪人类所处的自然生态环境由于过度的开发,资源造成了破坏,要不然山西遍地的小煤窑怎么解释呢?人类所处的人文生态环境,也不同程度的造成了破坏,所以我们党要发出构建和谐世界的号召,靠什么东西来调控这种失衡了的文化生态环境呢?靠艺术,靠艺术教育,这是方法之一。
        马克思讲的人类除了经济的把握世界,政治的把握世界,历史的把握世界,宗教的把握世界之外,不可或缺的是艺术及审美的把握世界,因为人之所以为人乃是一种高级形态的、理性的情感动物,唯有人有精神家园需要建设,而坚守精神家园的重要途径就是通过艺术创造和艺术鉴赏。书法艺术之所以在今天那么彭勃发展,就是中华民族审美的一种独特方式,所以我认为寒夫,历经了“寒”要真正成为大丈夫,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我个人觉得这个会不在乎这部著作有多高的学术含量和理论创新,而在于出版这本著作所遭受的一条成才之路具有的普遍意义。
        因为我们现在看到了这个书里面,寒夫是非常自觉的阅读经典,走进大师,里面中国的从孔子开始,到他所敬仰的在家乡呆过的伟人苏东坡,以及中国现代最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也是革命家的鲁迅,以及整个我们阵容里面放眼海外的高尔基、泰戈尔他都走进了。你自觉的走进大师,阅读经典,你就能精神长大,心灵健康成熟。如果你每天接近二百五,每天浮躁,那么你最后也会跟我一样是个二百五。我为什么说这个话呢?我今天是经过选择的,有两个活动,一个活动是到这儿来学习,再一个活动是今天全国的高等学校艺术学的硕士汇演让我颁奖,我最后选择了到这里。因为那个大学生文艺汇演之后,200多个副校级的领导要来汇报,之后,比如我问大家寒夫的文学偶像是谁:鲁迅、高尔基加上苏东坡,再远一点还有孔子。你问我的文化偶像是谁,文化大革命以前我脱口而出鲁、郭、茅、巴、老、曹,文化大革命之后陈独秀、胡适、钱中书等都是我的文化偶像。什么原因?因为他们有知识,他们知识广博,可以提高我的知识修养,其次他们有智慧,他们的智慧之光,可以照亮我的真诚。再次就是他们都有哲理层面的人生感悟,所以我把他们供奉在我精神航程宝塔的塔尖,照亮我前行。
        但是现在200多位校级领导说了半天,说现在学生的精神偶像主要是“赵、小、李”,赵本山、小沈阳、李宇春。我们今天不否认,也不评论,他们在小品领域,相声领域或者其他的群众表演领域有什么贡献,但是我只想说,孔子、鲁迅、苏东坡包括高尔基、泰戈尔等这种人跌落到小沈阳,这个落差有多大?因为偶像是指引人们前行的,这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环境和文化氛围是否进化的问题。因为每一个民族所谓的文化软实力归根到底重要的一条就是能不能精心营造一种让这个民族的每一分子深入其中,就自然而然的得到心灵的滋润,知识的深化,灵魂的净化,素质的提升的文化氛围和素质氛围。
        为什么一曲《洪湖水,浪打浪》影响了那么多人,这是什么原因?今天听见它还感到心灵的滋润,还感到理想的力量和信仰的力量。《光明日报》发表了97岁的马司徒(音)的题词,八个字:人无信仰,生不如死。我们要看到我们现在在这条成才的路上,我愿意为像寒夫这样“三个脑袋”,他爹妈给他一个脑袋、读书给他一个脑袋、生活给他一个脑袋。这“三个脑袋”放到了马克思的语境里面去检验,就变成了真理是一块碎石,越打它厉害,它闪光越厉害,光芒越四射,就是历经沧桑,日渐成长。
        如果以“赵、小、李”为文化偶像,营造的是一种一夜致富的美梦,而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更不是勤奋读书,健康成才。这样下去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我不否认他们的娱乐作用,但是一个民族不能搞得只知道笑,而不知道为什么笑,一个民族搞不清楚娱乐至上,是会娱乐致死的。
        所以寒夫这个书的出版,普遍意义在于尝到了一种勤奋攻书、努力实践、健康成才之道,而不是不经过自己的付出,去创造没有劳动的财富,没有奉献的信仰,更不是张扬一种没有美感的文化,全是视听快感,生理上的刺激感,更不是专门以人类的生理缺陷搞快感的那种低劣之作。所以我觉得他的普遍意义在这个地方。
        我现在就信奉一条:说点真话、说点真情、求点真理。我认为我们今天出版这本书,为这个书开一个会,是在尽我们有限的力量去调控和净化一种浮躁、浅薄并且不利于下一代成长的文化环境。一方面我们天天在呼唤好作品、好作家,真正的好作品、好作家,真正的经典大师在身边又不充分珍视他们,发挥资源的作用,进行优化配置。
        我们有一些为这个新中国的文艺史建功立业的老艺术家,上个月李默然老艺术家给我打了电话,他现在在辽宁又成立了老艺术家协会,要研究新时期话剧的价值取向,他说请我去讲一讲,我说指挥我的人多,可能怕安排不过来。他说:你我可是忘年交了吧,你不要只知道辽宁有的赵本山,应该知道辽宁还有我李默然。我曾经问过他,连努尔哈赤的子孙们打进了故宫,他们也没有把东北二人转带到北京扑腾啊. 他们选择了徽班进京,梆子交融而合,形成了以西皮二黄为基调的中国京剧,所以才有西皮二黄犹然而起的中华情怀,就是这个原因。但是我们现在很不好的一条就是利用强势媒体,把一些伪经典,假大师捧上了天,这很不好。这样的话,是在给青年人指什么方向呢?我上个礼拜在四川有一个川剧编剧魏明伦(音),70岁了,从艺60年,9岁就唱戏。论学历小学三年级,一生没有品尝过毕业的滋味,他是一个典型的四川文化泡出来的人才,写出了一大批好作品,当时马司徒(音)97岁了就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弃而不舍,成为中国的莎士比亚。一位文化明人当场就说,不可能,因为莎士比亚的环境已经不在了。我说,青年人一定要比老年人好,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继承基础上的创新才是最好的创新。
        李瑞环主席曾经说过八个字的名言:没有种子,哪来瓜秧。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要实现一种在我们民族文艺宝塔上,塔座里面越多样、越丰富、越繁荣,不要超越伦理道德的最低位置,小沈阳、李宇春可以进来,但是必须明确的是塔尖必须是经过历史筛选和确认了的,真正实现了有思想的艺术和有艺术的思想和谐而统一的优秀作品及其代表人物。这是不能含糊的,尤其不能出现另外一种可怕的现象,在市场这个无形的手的作用下,把本应在塔尖的强行拽到塔底,甚至挤出塔身。而本来应该只有在塔座里面占一些位置还需要进化和提升的一些作品及其代表人物,强行把他推到塔尖,用他去引领民族,难道这不可怕吗? 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我非常赞成寒夫先生, 他在著作里面流露出来的一种对哲学的敬畏和追求——哲学通,一通百通。
        在人类历史上,作为一个大的执政党的领袖,能写哲学著作的在我看来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写过《矛盾论》、《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这都是哲学著作。现在我们要防止一种情况,过去把文化艺术,包括书画艺术简单的归于政治,花鸟系列都要讲政治。结果用政治思维取代了审美思维统治了世界,艺术没有了地位,这个时候出现的情况是政治错误,出现文革,就出现阴谋文艺,连我们最尊敬的谢晋大导演都逃不了。不懂艺术规律的领导对艺术创作横加干涉,所以小平同志是伟大的,也是在这个楼里面石破天惊的说:“不要搞文学艺术,从属于具体的、临时的、当前的政治”。我想我们都在场的,它本应该是独立的一种形式,跟政治经济是相辅相成的,但是我们的习惯就是哲学思维上的二元对立,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不从属于政治,就从属于经济,电影看票房,电视看收视率,都是个经济指标,用利润思维来取代审美思维把握世界,出现了更可怕的极端现象。如果政治是上层建筑,叫做形而上学猖獗。现在一切从属于经济就可以叫做形而下学泛滥,因为经济是基础,科学发展观要求我们知其两端,兼容整合,全面辩证,实际上用一句不准确的话叫做和谐共存的关注中间的形而中学才能奔向和谐世界。这就是哲学上的问题,所以,这部著作里面,它饱含了一种哲学意识,哲学思想。
        过去我们无视艺术是不对的,但是要防止过度的抬高艺术的作用,防止泛化艺术的普遍存在。最近一家外事学院找我要办影视学院,过度的重视艺术是要亡国的。南宋就是一个例子,从皇帝开始就一天到晚的重视艺术,结果国家治理不好,这都是一个度的把握,都是一个哲学的问题,就是一个民族的艺术是否科学的发展的问题,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一定要注意。归根到底,面对着当前确实出现了一种重经济、轻文化,重科技、轻人文,重个体、轻群体,重形式、轻人才的倾向,不能不承认这种现象。解决这个问题靠什么?钱学森不仅是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而且是当代最伟大的艺术家兼文学家,我们这些搞美学的谁能说出他那么深刻的话?钱学森说:审美的最高境界是哲学。他是站在人类科学思维和艺术思维交锋的顶点来思想人类21世纪人类的文化问题、艺术问题和科学问题。所以当温家宝总理向他请教,培养创新人才要依靠什么,他回答的第一句话就是,叫学科技的人学点艺术。因为艺术是要每一个人以和谐而健康的心态去应对自己、应对他人、应对社会的一个主要途径。因为他是把握了人类思维学上的一个规律,所谓的创新能力是靠左脑的思辨和推理,而人类右脑的形象思维能力、情感思维能力是左脑能力发挥到极致的助推器,只有艺术情商高的人敢于想象、敢于思考才能做到。所以我非常赞成张道议(音)先生,既能动手,又能动笔的独一无二。寒夫既搞书画创造,又搞理性思维。这对于一个统一于一体的个体非常非常难。我当前在中国社科院,我们的老院长胡乔木说要搞创作就出文学,因为理性思维从形象思维,实际上创作是一种意向思维,既包括形象,又包括抽象,它是一种创造意境的高级形态的思维,要把它集于一身是有自己优势的,因此我要说,作为初次相识的老朋友,我只看到了你写鲁迅的、写苏东坡的,你的综合大于你的研究,主要是综合的别人已有的成果,但是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见解,但是这条路很长,因为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不能拔得太高,所以长青书记说的我很赞成,罗阳(音)书记说的也很好,他的旧诗词的修养和文学功底都非常好,所以功夫在诗外。吃饭的时候,喝酒聊天的时候都可以交点艺术朋友,接受一点艺术的熏陶。
        我已经是一个电视剧看的最多,智商最低的人,也是个八股文修理的最多的人,我是个门门懂一点,门门都不通的文艺干部。你一定要把标准定高一点,不要以为自己在人民大会堂开了会就终点了,这是你新的起点,这是我作为一个新朋友讲的真情话。既重视哲学,又出现了一个可能值得警惕的问题,比如说你写鲁迅的文章,你开头就把毛泽东对鲁迅的评价和郭沫若1928年革命文学评价对立起来了,这就叫做简单的二元独立,郭沫若绝不是一个简单化的人,他是浪漫气质很重的人,他有那么多的历史著述,搞甲骨文,搞诗歌,又是新诗的奠基人,还写过话剧《屈原》等。我们后辈对前辈第一要敬重,第二要站在他们的肩上。但是你简单的对他予以了否定,这个就不太合适了。现在日本人很看不起他的,因为郭沫若把他相濡以沫的日本妻子给换了,我们不要苛求先人,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中国文联出版社有一个问题,茅盾的茅把草字头给丢了,而且引用于哪个出版社都要写清楚。我是作为一个下岗职工,向你们各位领导同志汇报一点实情,感谢你们关心我们这些下岗职工,这说明你们人格很好。谢谢大家!
      分享到: 
      (责任编辑:D.Luffy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1-12-7 14:23 , Processed in 0.026770 second(s), 14 queries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092号

    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