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马·吸引”中新国际青少年艺术交流盛典

    2019年8月3日—8日 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剧场
  • "星光耀香港" 2019全国校园综艺大赛

    2019年8月4日—8日 历经39届传承与沉淀,一次出访,两次荣耀。
  • 美育研学|2019中日青少年文化艺术节

    2019年7月15日—20日 日本·东京
  • 喜迎十八大专题 >  十年·辉煌 >  人物篇 >  查看内容
    • 用脚尖引领现代中国舞蹈
        2012-10-31 11:03   15420

        喜迎十八大:十年·辉煌人物篇

        戴爱莲:经过贵州然后到了四川,所以那个时候听过瑶山的时候,有人在那里,有一个人在上面,在车上看见有一个人敲着鼓,我就看着看着,车走了,就是这么看的,车一过的时候,我就是这么看的。

        主持人:一直在看。

        戴爱莲:所以我说哎呀,太好了。

        主持人:就是看到了觉得很美。

        戴爱莲:我认为这是很好的一个舞蹈,也是民俗的。

        瑶族的舞蹈让戴爱莲发现了中国舞蹈的宝库,但是当时国内局势动荡,她只得把民族舞蹈的寻根计划暂时搁置。

        这一年的重庆,在中国历史的舞台上第一次出现了西洋的芭蕾,聚集在重庆的文化精英分子,领略了芭蕾之美。在那里戴爱莲表演了古典芭蕾的名作《仙女们》,但是之后在贵州演出时,观众的反应让她有点出乎意料。

        戴爱莲:后来到了贵州演出的时候,就是我的一生里头我听了观众笑我。

        主持人:听了观众笑?

        戴爱莲:对。

        主持人:为什么呢?

        戴爱莲:我抬后腿的时候,那个时候有一个就是抬后腿,听见笑声,我所有演出一生里头就是那么一次我跳的时候我听人家笑的声音。主持人:那您当时?

        戴爱莲:因为他们是两种文化,他们感觉到这个东西,不习惯了。

        主持人:不习惯这种抬腿跳舞?

        戴爱莲:没有看过这种舞蹈的,可是我知道了,我听那个声的时候,我正好在我有后腿抬起来,所那个时候我哪个舞蹈、哪个动作里我都知道了他们笑了。

        主持人:您当然应该就有反映,可能中国的观众。

        戴爱莲:所以在那个时候,我认为中国给我一个印象,中国不需要芭蕾,不要他们的文化,不适应那个文化。

        主持人:但是芭蕾舞那个时候是您最拿手的东西?

        戴爱莲:是的,因为我是芭蕾舞的,我的基础是芭蕾舞的。可是我回来的时候要学民族的。所以从那个时候我知道中国不要芭蕾舞,中国人民不要。你想为人民服务,人家不要。

        主持人:所以您就决定要改?

        戴爱莲:所以我感觉到以后就不跳了。

        随后而来的屈侮对于这次挫折来说,更让戴爱莲无法忍受。

        1941年,一股暗流在重庆涌动,国民党由积极抗战转为消极抗战,重庆到处迷漫着国共两党不合的气氛。在异常复杂敏感的政治环境中,戴爱莲经常躲进电影院以防被国民党抓差演出,但当权者却转而向她的房东朋友施加压力,戴爱莲只得勉为其难。

      分享到: 
      (责任编辑:D.Luffy
    

    人才招聘|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艺术教育网 ( 京ICP备20029094号 )

    GMT+8, 2021-10-24 19:45 , Processed in 0.027056 second(s), 15 queries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092号

    艺术教育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7(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B座609A 邮编:100082 Email:chinaartedu01@163.com
    联系方式:010-62233262,62257567(兼传真),13910212549
    法律支持:盈科律师事务所